杜枣哥哥

帅哥。

争做车技最好的曼——

范老大不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Kris了。喝过酒以后泛红的小脸儿,有些迷离勾人的眼神,无一不昭示着这个小孩儿有多香甜。明明拥有着187的大个子身上却没多少斤两,搂在怀里不多用力就能感受到他清晰的肋骨轮廓。

也许是被搂着束缚的紧了,明显有些醉意的小孩儿扭了几下,蹭的范赛迪尔胯下直冒火,道别了几个朋友就拉着他回楼上的房间。

“Hey Kris.Are you awake?”坐在床边侧过身子吻了吻小孩的面颊,细心的探探他额头。
“唔…What?”Kris从鼻腔溢出的闷哼和含糊的英语混在一起钻进耳朵,开合的两片肉嘟嘟的唇瓣也刺激着视觉。

于是——

范老大捅进去的瞬间Kris就开始掉眼泪扑腾着大长腿。
“relax baby.”“No...呜 I can't.”
小孩儿哭的眼眶都红了。原本就泛着水光的眼珠更亮了。范老大受不住这个小漂亮的撒娇,只能慢了来回摸着他大腿根儿安抚。“Don't cry. I want you Kris.”等他慢慢适应了只剩啜泣的时候范老大才表个白发了狠。“啊呜…please... slow down..”
听了他的祈求心尖儿都一颤哪儿还顾得上别的,两只大手握住小孩儿的腰胯没命似的往里冲。紧致湿热的穴道压迫着巨物只能连呼带喘伏在他身上啄吻,将两颗艳红的小珠啃吮到通红挺立。“呜啊…too hot...God.”

等范赛迪尔释放在吴亦凡身体里的时候,时针已经走到了4。而怀里的小孩只是咕哝了一句他听不懂的话就沉沉睡去。

“痴线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中国式英语别在意。各位上车请刷卡。

“你身边这只白老鼠,我可不敢领教”